One night to walk 21km for cancer – 4 December | Last chance!

肝炎 (简体中文)

View this page in English

 

维多利亚州的华人之中,每13人就有1人罹患慢性乙型肝炎或丙型肝炎。真正可悲的是,许多罹患乙型或丙型肝炎的患者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患病。

两种肝炎通常都未必会出现任何症状,但如果不治疗,则可能导致肝损害和肝癌。

请立即求医咨询并接受检测——这样做也许可以救您一命。

何为肝炎?

肝炎指的是肝脏发炎。乙型和丙型肝炎是两种影响肝脏的常见病毒。  

罹患乙型或丙型肝炎超过6个月的人即患有“慢性”肝炎。慢性的意思就是长期。

部分患者无不适感,也可能自我感觉良好。然而,如果不接受检查或治疗,部分患者会出现肝损害。损害的情况可能包括:

  • 肿胀
  • 瘢痕
  • 肝癌(肝肿瘤)

如何接受测试?

在中国出生的人士及其家人应接受乙型和丙型肝炎的测试。无论您在澳大利亚生活多久,都务必向医生提出要求进行肝炎检测。

移民澳大利亚您所需的体检以及医生的年度常规检查通常不包括肝炎检测。因此,务必要主动向医生提出。

向医生提出做一次简单的乙型和丙型肝炎血液检测。检测通常是免费的。

 通过验血,您可以了解自己是否:

  • 患有乙型或丙型肝炎
  • 需要接种疫苗,保护自己不受乙型肝炎感染
  • 曾经接种过乙型肝炎疫苗,并已受到保护。

您如果尚未感染乙型肝炎,请接种疫苗,以保护自己和家人。大多数人士都可以免费接种乙型肝炎疫苗。

如何治疗乙型和丙型肝炎?

慢性乙型肝炎患者可以过上健康的生活。每6个月做一次定期检测并在有需要时接受治疗,有助于预防肝癌。治疗手段(口服片剂)可控制病毒,但这不是治愈方法。不是每个乙型肝炎患者都需要治疗。但每个患者需要定期检查。

怎样感染乙型或丙型肝炎?

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大量的慢性乙型和丙型肝炎患者。乙型肝炎可通过血液和性液传染。丙型肝炎通过血液传染。

乙型肝炎如何传播?

  • 分娩时由母亲传给婴儿
  • 进行无保护措施的性行为
  • 未经消毒的医疗或牙科程序
  • 共用毒品注射器材
  • 以其他方式令受感染的血液进入体内血流,包括接受未经消毒的纹身。

丙型肝炎如何传播?

  • 共用毒品注射器材
  • 未经消毒的医疗或牙科手术
  • 以其他方式令受感染的血液进入体内血流,包括接受未经消毒的纹身
  • 分娩时由母亲传给婴儿
  • 进行无保护措施性行为时有出血状况。           

乙型或丙型肝炎不可能通过以下途径传播:

  • 共享食物、饮料和餐具
  • 拥抱和接吻
  • 握手
  • 母乳喂养

如何预防乙型和丙型肝炎?

预防乙型肝炎最简单的方法是接种疫苗。然而,您如果已经患有慢性乙型肝炎,接种疫苗则无法保护您。因此,务必要在接种疫苗之前做检测。

丙型肝炎可通过避免血液接触来预防——如避免共用注射器材。

丙型肝炎可被治愈。

丙型肝炎的治疗安全方便。大多数患者只需服药8至12周。几乎所有接受治疗的患者都能被治愈。这意味着病毒死亡并被清出体外。 

请立即要求医生为您进行乙型和丙型肝炎检测。这样做也许可以救您一命。

Cancer Council Victoria 谨此感谢墨尔本华人社区对此项目所给予的专业意见和指导。我们也特别感谢华人双语健康辅导员和同伴教育工作者们(Chinese Bilingual Health Facilitators and Peer Educators)所付出的辛劳与作出的贡献。

资源

有关乙型肝炎的资源:

关于丙型肝炎的资料:

如需更多信息

  • 请咨询医生
  • 致电 13 11 20,与 Cancer Council Victoria 的护士交谈。如需口译服务,请先拔打电话号码: 13 14 50,接通后请要求转接到 Cancer Council Victoria。
  • 浏览网站: LiverWELL 或致电LiverLine(肝炎信息咨询热线),电话号码: 1800 703 003。如需口译服务,请先拨打电话号码: 13 14 50 。
  • 如需获得有关肝炎的信息、支持以及转介服务,请致电Centre for Culture, Ethnicity and Health(多元文化健康与支持服务处),电话号码: 03 9418 9929。

View this page in English

 

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Melbourne Chinese communities for their expertise and guidance throughout the project, particularly the Bilingual Health Facilitators and Peer educators for their hard work and dedication. We would also like to thank the health professionals for their valuable advice and contributions.